脑中八成以上被工作占据的人,老后会变成什幺样?
235 次检阅

「脑中八成以上」被工作占据的人,老后变成什幺样?

「我的嗜好就是工作。有了工作,我才觉得活得有意义。」

公开发表这种言论的男人不在少数,只是每人对工作重视的程度稍有不同而已。这种男人也就是所谓的「工作中毒症」(工作依存症)患者。

他们这辈子的生活就是一早赶去上班,每晚必定加班到三更半夜,下班后还要跟同事或上司去喝杯酒,聊聊公事,然后才打道回府,其实回家也只是为了睡觉而已。碰到放假的日子,他们还是加班、陪客户打高尔夫球,或在家里无所事事。他们的一辈子就这样过下去。

这群人在日本经济高度成长期曾经担任重要角色,他们在公司上班的时候,都活得精神抖擞,精力充沛,但很多人一从公司退休,立刻就变得没精打采,毫无活力。

为什幺会这样呢?因为他们还在上班的时候,脑中八成以上的位置都被工作填满了,而有朝一日突然不再上班,脑中也就变得空空如也。这种现象几乎在所有战后出生的团块世代身上都能看到,因为他们最近刚好都正要迎接退休生涯。

不论他们从前担任主管时带领过多少部下,或在负责销售工作时多受客户信赖,一旦退休之后,立刻变成一介平民⋯⋯。在自己生活的邻里当中,他们也只是其中的居民之一而已。

从前还没退休之前,他们一直认为公司是靠自己的打拚才能得以存在,但当他们失去了所属单位与职位头衔之后,这才实地感受到公司给自己的存在提供了多幺伟大的支撑,于是突然觉得自己失去价值。

碰到上述这种人,如果劝慰他们说:「你可以培养一种嗜好啊。」或是,「多花点时间去玩乐吧。」是一点效果也不会有的。因为他们想要的不是「玩乐」,而是「工作」。如果这种欲求不能获得满足,他们将很难重新站起来。

所以说,原本极爱工作的人若因为退休而突然一蹶不振,这种人就算不愁衣食,生活富裕,最好的对策还是让他重新找个工作吧。

不过,绝不能让他再做从前相同的工作了。因为那种穿西装、搭电车,钻进高楼大厦奋勇力拚的日子已经结束了。以后不必再扮演企业战士,去为「某企业」卖命苦干,而是以地区成员的身分,从事一些促进社区发展的活动也很不错吧。

脑中八成以上被工作占据的人,老后会变成什幺样?

或许有人听了我的建议会觉得不满,并在心底埋怨说:「我想做的是能尽量发挥自我能力的工作,才不想跟町内会的人一起玩游戏呢。」但事实上,「搞活地区社会」才是今后至关紧要的任务。

因为构成社会的最小单位是家庭,许多家庭聚集而成地区社会,成千上百个地区社会又聚集构成社区,这些社区彼此连结,最终组成了国家。

然而,目前社区结构偏向一极集中型,越优秀的年轻人越喜欢往首都圈求发展,首都圈周边地区的人口却在急遽减少,并因而陷入严重的过疏化现象,地方城镇也随之逐渐衰退。最能证明这种现象的事实就是,全国各地的市政府、乡镇公所现在都在烦恼不知如何搞活地区社会。

于是,许多自治单位利用村镇名称作为品牌,着手开发观光事业,但是这些村镇本身若不具备特殊价值或与众不同的特点,根本不可能变成永久性观光资源。

因为某村镇一旦开创成功的先例,周围村镇必然群起仿效,只要附近出现了类似的新名胜,观光客便又立即蜂拥而去。

换句话说,地区社会若想持续拥有活力,就不能依赖观光客,而必须由当地居民一起努力,把地方建设成理想的故乡,让年轻一代都觉得:「我想永远留在家乡努力。」也让那些已到都市谋生的乡民都认为:「还是返回故乡重新创业吧。」

为了达到这个目标,就必须解决各方面的问题,譬如雇用机会、便利的居住环境,良好的育儿条件⋯⋯等,这些都必须由当地居民自行努力。想要创造一种「热爱故乡、夸耀邻里」的循环关係,只靠行政单位的力量是办不到的,必须住在当地的居民携手奋斗才行。

但每天上班的居民能够分给地区社会活动的时间非常少,所以这项任务还是交给时间充裕的高龄者比较合适。

地区社会举办各种活动,并不是为了帮老人打发无聊的时间,而是希望藉各种活动增强地方活力,更期望国家的未来能因此获得平衡发展,使每个国民的故乡都能重新恢复原有的光辉。

一想到这儿,大家就会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时间怨叹:「啊! 我已无用武之地了。」因为退休后从事的这类任务,不仅在我们有生之年别具意义,就算从教育后世子孙的角度来看,这也是一项规模惊人的伟业。


越「不服老的人」,丧失感越强烈

任何人只要上了年纪,肌肤都会失去弹性,皱纹都会越来越多。不仅如此,各种「老化的症状」还会逐渐增多,譬如说,无法大声或高声叫喊、无法熟睡、食量减少⋯⋯等。

当然,各人之间存在差异,但「变老」这件事却没有分别,只是速度不同而已。换句话说,老化是很自然的事情。

但有些人却认为老化是「绝对的缺陷」,坚决不肯接受变老的事实。又因为他们不愿承认自己变老,所以拚命想要抗拒。

譬如跟年轻人的意见相左时,这种人总是坚持己见,不肯退让;争论到最后说不过对方的话,就很容易因为无关紧要的一句话激动起来,并且还嚷着说:「不要以为我年纪大,就看不起人喔。你应该多念点书!」有时周围的人客气地劝道:「别太逞强啰。」他们却强装能干地嚷着:「我还没那幺老,不要紧的。」

其实那些人是想以这种反应夸耀自己「没被年轻人比下去」,但在旁观者眼里看来,却觉得他们这样过分强调年轻,反而更令人注意到他们的怪异、老朽。

另一方面,一个人越不服老,越容易凸显自己的老化,反而会为别人根本不会在意的小事而充满「丧失感」。

所以我想建议各位读者,不要把老化看成「衰弱」、「走下坡」之类的负面状况,大家何不把老化视为伴随年龄出现的一种「成长」现象呢?

譬如就拿睡眠来说吧。

年轻的时候,大家一钻进棉被,立刻就能睡着,但上了年纪之后就不容易入睡,而且怎幺睡都睡不熟。这种现象反映的事实是,我们已经不需要像年轻人那样长时间熟睡了。因为我们的身体已经有所「成长」,即使睡得很少,也不会生病。

再拿吃饭来说,大家现在吃点油腻的食物,就觉得胃里无法消化,这也是一种成长,因为身体对健康变得比较敏感,所以向你发出信号说:「以后应该吃容易消化的东西,而且应该适可而止。」

遇到这些状况时,我们不必拿年轻时代的自己来相比,更不必忧虑自己「这也做不了,那也办不到」。

芥川赏作家赤濑川原平创造过一个名词「老人力」,这个字眼帮助许多高龄者恢复了信心,并让大家能以正面态度去面对人类因加龄而出现的各种变化,譬如健忘、唠叨、怨叹等。

所以当你发现自己已有老年特有的症状,并因此感到有点沮丧时,最好还是率直地接受事实,安慰自己说:「我终于拥有老人力了。」只要想到自己也能採取这种态度,心情也就出乎意料地轻鬆愉快吧。

相关书摘 ▶西乡隆盛说过「不给儿孙留良田」,所以资产该留给子女吗?

书籍介绍

本文摘录自《老后快适生活术:精神科医师教你75个压力全消的熟龄生活练习》,健行文化出版
*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保坂隆
译者:章蓓蕾

根据统计数字显示,与心理压力关係密切的忧郁症患者当中,大约四成患者的年龄都超过六十岁。其实任何人应该都希望每天心情愉快,笑口常开。但是当我们上了年纪之后,生活中总不免遇到许多有关健康、金钱、长期照护、孤独,或家人相处等问题,因而生出不安与压力,心情也无法保持开朗与平静。

如此一来,在这「平均寿命八十岁」的时代,得来不易的长寿人生却过得非常痛苦,长寿带来的喜悦也只得减半。因此,面对老化带来的不安与烦躁,我们必须学会避开,更需懂得妥善对应,这种生活术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。老化是无法阻止的。然而,究竟要「快乐地变老」?或是「痛苦地变老」?却是我们可以自己抉择的。

日本精神科名医保坂隆对如何取悦自己,安度余生,有许多积极的提议。本书分「心境的」、「脑力的」、「人际关係的」、「经济的」及「身体的」,分别用实例和医学常识,鼓励老人积极活出自己。例如:无需过分客套、不累积怨恨、每天都把感动记下来、自己掌握收支,甚至是悠闲品嚐早餐。

此外,最重要的就是发掘「自己想做的事」。这种实践「自己想做的事」而採取的行动,比其他任何方法都更能有效地避免老化。行动的真实意义,更是要一直保持自己内在的光辉,摆脱烦躁与压力,开心地度过每一天。

脑中八成以上被工作占据的人,老后会变成什幺样?
上一篇: 下一篇:
随机文章
热门文章